熱線:400-691-5801

投資信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投資信息
伯安財經資訊:資本寒冬下信用卡代償公司卻排隊上市
2018/11/15


  ▲2013~2020年中國信用卡數量及增長率

  6月21日,維信金科在港交所上市;

  7月13日,51信用卡也成功挂牌港交所;

  9月19日,小贏科技登陸紐交所;

  9月29日,薩摩耶金服披露招股說明書,計劃在美國上市。

  今年下半年的互金平台接連上市,好像是去年四季度的情景再現。彼時,趣店、和信貸、拍拍貸等平台相繼赴美IPO,掀起了一股內地互金企業海外上市的熱潮。

  但和去年上市的現金貸、P2P平台不同的是,今年互金上市出現了明顯的風口轉向,上述幾家平台有一個共同的標簽——信用卡代償。維信金科旗下維信卡卡貸、小贏科技旗下小贏卡貸、薩摩耶金服旗下省呗,都是典型的信用卡代償平台。

  信用卡代償平台通過爲用戶一次性還清信用卡,用戶再向平台分期還款,賺取利息差。有機構預測,這是一個萬億規模的大市場。

  幾家上市平台近年來的業績增速也印證了代償業務的潛力:維信金科信用卡余額代償産品從2015年的1.78億元增長到141.69億元,占比從5.1%提高到57.7%;截至2018年6月,小贏卡貸累計放款額266.5億元,在貸余額131億元,從産品面世到如今百億規模,小贏卡貸只用了一年半時間。

  艾瑞咨詢的一份報告指出,2012年到2016年,我國信用卡期末應償還信貸余額由1.14萬億元人民幣上升至4.06萬億元人民幣,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37%,信用卡市場的蓬勃發展,爲信用卡代償的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據其測算,2017年信用卡代償市場容量在2.71萬億元左右。

  信用卡代償平台的業績能夠一直保持高速增長嗎?銀行信用卡市場的蓬勃發展真的能夠轉化爲信用卡代償業務的發展嗎?這恐怕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互金上市風口轉向

  趣店、和信貸、拍拍貸、簡普科技、樂信,去年的互金上市潮從10月延續到了12月底。這其中,趣店作爲現金貸的代表登陸資本市場,在經曆了風波和質疑之後,想要將業務向汽車金融拓展。和信貸、拍拍貸是典型的P2P平台,簡普科技(融360)主要提供金融搜索服務,通過爲第三方機構導流盈利,樂信旗下則包括消費分期平台分期樂、互聯網理財平台桔子理財以及互聯網金融開放合作平台鼎盛資産。

  一年時間,這些平台褪去了上市時的光環,股價悉數滑落。《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了去年上市的所有互金平台股價跌幅情況,截至11月9日收盤,跌幅最大的是趣店,從上市首日開盤價34.35美元跌到了4.2美元,跌幅達88%。維信金科和信而富的跌幅也超過了60%,分別由上市首日開盤價20港元、6.65美元跌至7.08港元、2.46美元,跌幅分別達到65%和63%。此外,拍拍貸、和信貸、小贏科技、51信用卡、簡普科技和樂信的股價相比于上市首日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經過了上半年的靜默之後,國內互金平台上市潮在今年下半年再次開啓,從6月份上市的維信金科到最近披露招股書的薩摩耶金服,數家互金平台已經或者即將登陸海外資本市場。

  與去年的現金貸標簽不同,今年,這些平台的標簽變成了信用卡代償。今年6月,維信金科在香港上市,其主要業務包括信用卡余額代償産品、消費信貸産品、線上至線下信貸産品,其中信用卡余額代償産品的貸款實現量在全部貸款實現量中占比最大。

  接下來是7月份,51信用卡在香港上市,其主要提供個人信用管理服務、信用卡科技服務以及在線信貸撮合和投資服務。截至2018年6月30日,51信用卡旗下“51信用卡管家”應用累計管理的信用卡數目已達1.19億張。

  隨後9月,小贏科技登陸紐交所。成立于2014年3月的小贏科技,旗下包括P2P平台小贏網金、信用卡代償平台小贏卡貸、互聯網理財平台小贏理財等。根據奧緯咨詢的報告,從貸款余額來看,2016年12月面世的小贏卡貸到2018年6月底,已經成爲國內最大的信用卡代償産品的提供方。

  即將打開海外資本市場大門的還有薩摩耶金服,其在9月29日披露了招股書。薩摩耶金服成立于2015年5月,主要産品爲“省呗”,爲用戶提供信用卡管理、優惠用卡指引、信用卡跨行賬單分期等互聯網金融服務。

  快速增長的業績

  密集登陸資本市場背後,是這些以信用卡代償爲主要業務的平台的快速增長的業績。首先來看維信金科。招股書顯示,維信金科信用卡余額代償産品從2015年的1.78億元增長到141.69億元,占比從5.1%提高到57.7%;消費信貸産品從2015年的6355.5萬元增長到2017年的78.6億元,占比從1.8%增長到32%。而線上至線下信貸産品的貸款規模則不斷縮小,從2015年93.1%的高位占比減少到了10.3%。

  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維信金科的總收入爲人民幣12.71億元,同比增長15.5%,其中淨利息收入10.56億元,同比增長6.1%,貸款撮合服務費5720萬元,同比增108.8%,經調整淨利潤9560萬,同比增長6.6%。就貸款實現量而言,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余額代償産品的貸款實現量達到61.36億元,同比增長約20%,占到維信金科全部貸款實現量的63.7%,占比較去年同期增長了9.1個百分點。

  小贏科技招股書顯示,2018年上半年小贏科技促成貸款量爲人民幣198.79億元,2017年全年促成貸款量344億元,2016年爲189.96億元。其中,2018年上半年,小贏卡貸促成貸款量爲138.34億元,已超過2017年全年的促成貸款量,在全部促成貸款中占比約70%。截至2018年6月,小贏卡貸累計放款額266.5億元,在貸余額爲131億元。

  與此同時,小贏科技的營收和淨利潤也在快速增長,招股書顯示,其營收從2016年的2.3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17年的17.87億元,2018年上半年營收便達到了18.48億元。在淨利潤方面,也從2016年的虧損1.2億,增長到2017年的盈利3.39億元,而2018年上半年盈利已超過了2017年全年,達到4.43億元。

  薩摩耶金服則在今年上半年扭虧爲盈。招股書顯示,薩摩耶金服的營業淨收入從2016年的人民幣5300萬元增長至2017年的2.4億元,漲幅達353.5%,2018年上半年,營業收入達到人民幣2.3億元,同比增176.8%。淨虧損從2016年的9400萬元人民幣降至2017年的6700萬元人民幣,2018年上半年扭虧轉盈,實現淨利潤2560萬元人民幣。

  就貸款實現量而言,薩摩耶金服2016、2017以及2018年上半年分別爲27.67億元、76.64億元和67.16億元,其中信用卡代償産品的貸款實現量分別爲27.49億、57.26億和28.28億元。

  市場規模幾何?

  今年下半年互金上市的風口轉向,信用卡代償平台走到了資本市場的聚光燈下,平台快速增長的業績仿佛也讓人們看到了一個潛力巨大的市場。

  艾瑞咨詢在《中國信用卡代償行業研究報告(2017)》(下稱《報告》)中分析指出,按照銀行信用卡生息資産規模估算,2017年信用卡代償市場容量在2.71萬億元左右,並預計在未來三年間保持38.6%的年化複合增長率。從目前的市場發展情況來看,2017年信用卡代償的貸後余額在870億左右,對市場容量滲透率在3.2%左右,行業還處于能力建設階段,整體發展空間巨大。

  迅猛增長的信用卡發卡量給信用卡代償業務帶來了足夠的想象空間。上述艾瑞《報告》指出,2007~2016年,中國信用卡存量增長了5倍。而2012年到2016年,我國信用卡期末應償還信貸余額由1.14萬億元人民幣上升至4.06萬億元人民幣,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37%;信用卡授信總額由3.49萬億元人民幣上升至9.14萬億元,信用卡授信使用率由32.7%上升至44.5%,信用卡市場的蓬勃發展,爲信用卡代償的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個人信用報告日益重要,如何查、怎麽用、不良記錄如何補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總結了一套攻略,關注“添升金融”回複“信用報告”獲取。)

  小贏科技的招股書描述了信用卡代償産品借款人的典型形象。在2018年前6個月,小贏卡貸的借款人大多數是20多歲或者30歲出頭,他們中有約90%的人擁有一萬元以上的銀行信用卡額度。

  蘇甯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爲,信用卡余額代償客群定位十分精准,瞄准的是3億信用卡持卡用戶,具有很高的辨識度。相比其他場景,信用卡余額代償業務在起步階段獲客成本相對低廉,爲平台的高速增長奠定了基礎。

  數據顯示,國內信用卡發卡量、銀行卡應償信貸余額仍在增長。今年6月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中國銀行卡産業發展藍皮書(2018)》顯示,截至2017年末,信用卡累計發卡量7.9億張,當年新增發卡量1.6億張,同比增長25.9%,信用卡累計活卡量5.8億張,當年新增1.3億張,同比增長29.7%。

  來自央行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銀行卡授信總額(銀行卡授信總額爲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的授信總額之和)爲13.98萬億元,環比增長6.40%;銀行卡應償信貸余額爲6.26萬億元,環比增長7.83%。銀行卡卡均授信額度2.19萬元,授信使用率44.76%。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56.67億元,環比增長6.35%,占信用卡應償信貸余額的1.21%,占比較上季度末下降0.02個百分點。

  隨著信用卡持卡人數的上升,以及應償貸款的余額增加,一定能夠帶來信用卡代償業務的增長嗎?對此,信用卡資深研究人士董铮表示,從信用卡發卡量來看,卡量在增長,授信額度在增加,應償總額也在增加,對于代償的需求可能會隨之增加。不過,信用卡發卡量和代償平台的增長並沒有必然的聯系。他強調,信用卡代償只是小貸業務的一個細分場景,本質仍然是給用戶發放一筆貸款,用戶從欠銀行的錢變成了欠小貸公司的錢。

  薛洪言表示,正常情況下,信用卡余額代償解決的是持卡人的短期流動性問題,此時,業務模式是可持續的;而在特定情況下,信用卡余額代償會成爲持卡人化解不良風險的工具,以維持表面上的良好征信,此時,信用卡余額代償業務便存在“接盤俠”的風險。

  薛洪言還指出,雖然信用卡余額代償並不是完整意義上的以貸還貸,但應償賬單本質上也是銀行貸款,在監管政策上始終存在不確定性;另一方面,信用卡余額代償的市場需求中,相當大的市場蛋糕已經被發卡行的賬單分期業務切走,賬單分期業務未覆蓋的客群,資質相對較差。左有監管政策的不確定性,右有銀行信用卡賬單分期的擠壓,信用卡余額代償未必是值得長期專注的生意。(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 肖樂 )

  


本文網址:http://www.korout.com/Newsview.asp?id=448
上一條: 銀保監會:銀行保險業要支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
下一條: 伯安財經資訊:健康險保費上半年大增三成逼近4000億元 “網紅百萬醫療險”陷入“紅海”搏殺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