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線:400-691-5801

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新聞
伯安財經觀察:借貸信息隱了又現 輕易貸在擔心什麽
2019/7/25

      伯安財經觀察:隨著監管政策逐漸明朗化,網貸平台的整頓已進入深水區,近日一則涉嫌自融、標的造假的消息將輕易貸推向了風口浪尖。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目前輕易貸已經將借款企業的名字和成立日期隱去,且出借合同中的擔保公司與輕易貸之間涉嫌關聯擔保。對上述問題,輕易貸方面回應北京商報記者稱,從未有過“風控不嚴格、拆標假標、自融假標”等情況,也不存在關聯擔保問題。但巧合的是,就在北京商報記者對該平台發送采訪提綱後,借款企業的相關信息又出現在了合同中。

  采訪前:隱匿借款企業信息

  近日,北京商報記者注冊並投資輕易貸三款標的後發現,“衆盈”對應的借款人是“個人”,借款用途爲個人消費,還款來源是工資收入以及運營收入等。“輕盈”、“月盈”對應的借款人均爲企業主。借款用途主要用于中小企業(企業流動資金借款),還款來源爲經營收入。在上述兩項標的的借款合同中,輕易貸都將借款企業名稱等信息隱去。

  將借款企業名稱等信息隱去的原因是什麽?據輕易貸相關人士透露,旨在保障用戶的個人信息安全,避免用戶個人信息被反複采集、過度采集。

  一周前,輕易貸曾被媒體曝光“存在借款公司成立時間僅10天、借款公司信息錯誤等多個問題”。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事實上早在6月就有網友發布帖子“爆料”輕易貸疑似存在發假標的的情況,從當時網友提供的21個借款方標的截圖來看,21個標的中,有11家借款企業的年收入均在100萬元,負債爲5萬元,且有多家借款企業成立不到一年,3家企業的成立時間均爲2018年10月23日。

  對上述現象,資深金融分析師何南野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多家企業年收入在100萬元,負債在5萬元,很難單純從這一點判斷該標的公司存在問題,但至少能說明公司對這些企業的審核不是很嚴格,有可能公司就僅僅提供了一些標准的模板讓融資公司去填,所以導致了很多公司收入和負債雷同的現象,公司的風控可能並不是很嚴密。其次,多家公司成立不到一年,且在同一時間成立,就能說明公司可能涉嫌自融假標。因爲公司登記注冊是需要時間和工商局審核的,而且這些公司都分布在全國各地,如果不是串通或者受同一方控制,很難出現多家企業在同一天注冊成立並在平台上線融資的情況。

  輕易貸是開元金融旗下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平台,注冊資本25億元,據其官網資料介紹,該平台已爲全國超過30萬的中小民營企業及其用戶提供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主打“輕盈”、“月盈”、 “衆盈”三大産品體系。産品介紹顯示,“輕盈”的資産主要來自卡車經銷商、分期公司、物流公司、加油站、農業經營企業、農機公司等中小微實體企業的借款。“月盈”資産主要來自企業的員工日常消費中産生的借款。“衆盈”資産主要來自卡車購車分期、轎車購車分期、購物分期等分期消費。

  從起投金額來看,“輕盈”、“月盈”、 “衆盈”三款産品的起投金額均爲50元,産品收益率分別爲8.62%起、8.1%起、9.02%起。

  采訪後:借款企業信息再現

  但巧合的是,在北京商報記者對該平台發布采訪提綱後,借款企業的相關信息又出現在了合同中。據合同信息披露,該借款企業名爲“肇慶市鴻騰汽車貿易有限公司”,法人爲梁錦秋,工商資料顯示,該企業的經營狀態爲“在營(開業)企業”,成立日期爲2014年12月12日。針對借款存在項目的真實性,北京商報記者致電上述借款企業進行求證,該企業相關人士表示,確實向輕易貸借過款,並且已經合作至少兩年以上。

  針對借款企業的審核把控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輕易貸方面發去采訪提綱進行詢問,輕易貸方面回應稱,輕易貸會根據借款申請人提交的各項信息及證明材料,采用專業的風險評估系統與人工審核相結合的方式,對借款申請人進行審核評估,最終爲其劃定相應的信用等級與授信額度。

  另有一位曾經在輕易貸工作的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輕易貸成立了多個個體戶來購買逾期債權,官方資料被隱藏了,只要有人借款基本都能放款,而且下款額度較高,成立不足10天的企業公司法人實際是輕易貸內部員工”。 針對是否涉嫌存在標的造假以及隱藏借款企業信息一事,輕易貸方面表示,從未有過“風控不嚴格、拆標假標、自融假標”等情況,始終把合規建設當成穩健發展的第一要素,嚴格按照監管“一個辦法三個指引及108條”貫徹執行。

  涉嫌關聯擔保

  天眼查資料顯示,輕易貸隸屬于輕易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26日,注冊資本25億元,法人代表申輝,股東爲深圳開元普惠金融服務有限公司(35%)、深圳世捷開元金融服務有限公司(35%)、世捷開元汽車貿易集團有限公司(30%)。

  北京商報記者還注意到,在出借合同借款費用一欄中,輕易貸平台委托河北彙通非融資性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北彙通”)爲借款方提供借款信息咨詢與非核心業務之外的相關服務,對借款方的輕易貸借款行爲、出借人的擔保行爲提供考察服務,並對借款人履行還款義務。借款人應在收到借款時,一次性向河北彙通支付審查監督金。若借款人未按時還款,則審查監督金不予返還,作爲河北彙通收取的服務費。

  天眼查信息顯示,河北彙通成立于2014年10月15日,注冊資本金爲1億元,法定代表人爲李曉茹,唯一股東爲港聯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股權穿透圖顯示,李曉茹同時爲輕易科技有限公司股東世捷開元汽車貿易集團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認爲,從上述信息來看,輕易貸擁有關聯擔保嫌疑。關聯擔保對出借人的保障意義不大,尤其是一些關聯程度較高公司的“擔保”更是形同虛設,不能起到風險分散的作用。

  何南野進一步指出,兩家公司董監高存在耦合的現象,是雙方具有某種關聯的一個明顯的迹象,有可能出借合同中的擔保公司河北彙通就是輕易貸自己設立的。在實務操作中,尤其是上市公司中,最忌諱的問題之一就是關聯交易,因爲關聯交易往往比較複雜,很難看清楚,很容易掩蓋企業業務的真實性,同時關聯交易往往會引發很大的利益輸送與內部腐敗等。

  他進一步指出,如果涉嫌自融,相當于自己給自己擔保,一旦出事,擔保方也沒法給出借人任何的擔保保障,擔保形同虛設。如果不涉嫌自融,而僅僅表現爲風控不嚴密,相當于平台自己設立公司,爲平台借款企業提供擔保方面的服務,一方面會使得擔保不公立,因爲平台是利益相關方,有動力爲資質較差、本身不符合借款要求的企業提供擔保服務。另一方面,一旦借款方出事,平台本身必受波及,同時擔保方也是平台設立的,那擔保本身就沒法給出借人提供任何的擔保保障。對涉嫌關聯擔保一事,輕易貸相關人士在回應北京商報記者時表示,輕易貸不存在關聯擔保問題,河北彙通主要提供資料審查與履行義務監督服務。

  脫敏信息爭議

  近日,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召開了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提出2019年四季度將整改基本合格機構納入監管試點。

  信息披露模糊對出借人以及借款人來說也存在較大風險,在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看來,主要是對出借人的風險較大。信披模糊是項目造假的溫床,但當市場提出質疑時,P2P平台一般會以“隱私保護”爲理由進行回應。

  蘇筱芮介紹稱,綜合P2P網貸行業有關信息披露的兩份文件——銀監會《信披指引》和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信披標准》,對項目信息的披露進行了詳細的規定,其中包括脫敏處理方式的有關內容。對于企業標來講,脫敏後的企業名稱應包括企業所屬地,企業注冊資本和成立時間不屬于脫敏範圍,P2P平台應當如實披露。對出借人來說,也需要適當對監管文件有所了解,對于不遵守監管規定,還以“隱私”爲擋箭牌的平台保持高度警惕。

  何南野強調,對于P2P平台而言,最重要的功能是資本中介,基礎在于信息的充分披露,在于讓資金出借方能夠對借款方信息有清晰地了解。借款企業的信息模糊,無疑增加了出借人的投資風險,誤導其在不了解企業真實情況下做出投資選擇,本身就有違商業道德,甚至涉嫌欺詐。

  “對于P2P平台而言,一是要合法合規,不要做涉嫌自融的任何操作,更不要抱僥幸心理。二是紮實做好資本中介的平台作用,信息披露一定要充分、風險揭示一定要到位。三是加強風控的嚴密性,對于借款企業一定要做更充分的核查,對信息的披露與審核,一定要更具體、更詳細。”蘇筱芮說道。(北京商報)

  

本文網址:http://www.korout.com/Newsview.asp?id=462
上一條: 伯安財經觀察:銀行理財子公司密集開業
下一條: 伯安財經觀察:多方“押寶”銀行理財權益類投資時代來臨